• 亲妹妹乱伦的快感

    时间:2020-05-19 11:30:04

    望着她抱着孩子的背影,我摇了摇头。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

    现在的小妹的身体的确有些改变。屁股和腰都变得胖了些。变化最大的可能
    是她的乳房,变得异常的肥大,虽然隔着衣服也能看出来在她走路时两支大乳一
    晃一晃的。

    小妹没生孩子以前那可是出了名的美人。不光长得漂亮,尤其让人喜欢的是
    她的身材,没结婚以前她每次上街都成为男人注视的目标。小妹的双腿修长,和
    别人不同的是其他女人的大腿越往上越粗,小妹却没有这种现象,大腿近臀部的
    地方并不是很粗,这才显出了她双腿的秀美。

    小妹的屁股并不是很大,前后略厚后一些,左右窄一点,给人一种圆滚滚肉
    鼓鼓的感觉,用于丰臀的那一种类型。腰很细,更衬托出臀形的肥美。

    在小妹还没出嫁时,有时我曾开玩笑说,如果我不是她哥哥,我一定把她追
    到手。

    小妹的老公崔誌强也长得很英俊,和小妹也蛮般配的。但誌强的公司在三峡
    水库的建设中负责其中的一个工程,誌强是那个工程的负责人,因此在三峡的工
    程开工后不久,誌强就吃住在工地上。就算小妹要生孩时,誌强也衹是请了一个
    月的假来照顾小妹。

    小妹没有人照顾,就打电话把我找来。我也是受到父母的叮嘱,来照看一下。

    没想到我来一看,小妹的家裏真是又髒又乱,没办法,我衹好暂时由哥哥变
    成了保姆。在我的一通大乾快乾下,小妹的家裏又恢复了清洁有序。

    小妹看到家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高兴的走到我跟前,抱住了我脖子,
    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说:「哥,妳真好!」

    我衹觉得小妹的嘴软软的,贴在脸上很上舒服,我的心头一下升起了一种异
    样的感觉,我忙推开了小妹,说:「去,去,去,跟小孩子一样。」

    小妹蹶起小嘴说:「人家感激妳吗。」

    我说:「我可不敢用妳感激,衹要妳不在让我做家务活儿就行。」

    我们正说着,小妹的孩子哭了,小妹忙进去把孩子抱了出来。小妹的儿子虽
    然刚刚满月,但长得很胖,这可能和小妹的奶水充足有关吧。小孩子长得很可爱
    ,可能是饿了的缘故,张着嘴哭着。

    小妹也不管我在,拉起了衣服,露出了一衹乳房,把鲜红的乳头塞进了小孩
    的嘴裏。我衹觉得小妹的乳房很大,发着耀眼的白光,上面的血管都清晰可见。

    小妹也注意到我的眼睛盯着她的乳房看,娇嗔道:「哥,妳……。」

    我也有些发窘,眼光离开那眩目的大乳,说:「妳,妳喂小孩挺在行的吗?
    小妹对我做了个鬼脸。」

    吃完晚饭,小妹看到我要走,对我说:「哥,妳一个人住也挺不容易,不如
    搬过来住吧,咱们俩个也好有个照应。

    我忙说:「那可不行,哥还有工作要做呢!」

    小妹扁扁嘴说:「妳的工作我还不知道,不就是坐在家裏上上网,写写文章
    吗!」

    小妹说得对,我实际是某个杂誌的新科技类的自由撰稿人,每天在家写写科
    技评论。二十八岁的我目前还是独身一人。

    一年前,我和妻子阿梅因为性格不合离婚了。阿梅是我的第一个恋人,人也
    长得挺漂亮,但结婚一年后两人的性格之间的差别就明显表现出来了。后来二人
    看到婚姻无法维持下去,就离婚了。没有争吵,没有眼泪。

    但我和阿梅的性生活还间断地延续着。在离婚前,我们的性生活就非常和谐。

    离婚后,我们依然保持着性关係。即使是阿梅再次结婚后。阿梅在半年前又
    结婚了,但每隔一周或二周她都要约我做一次爱。或在我家或在其他地方。原因
    按她的话说就是和我做特别过瘾。因为我的肉棒比较粗大。

    小妹看到我不愿意搬到她家,有些着急,抱住我的撒娇地晃着,说道:「哥
    ,妳说好不好吗?我感觉我的胳膊被她抱在怀裏,二个大大的乳房紧紧地压在我
    的胳膊上,她的身体的体温从胳膊传过来,我觉得身体也有些发热。」

    我忙说:「我再考虑考虑吧。逃离了小妹家。」

    回到家不长时间,接到了父母的电话,以命令的口气让我搬到小妹家去帮帮
    小妹。放下电话,我就想这肯定是小妹对父母做了小彙报,这个小妮子,看我以
    后怎幺收拾她。

    第二天,我简单地收拾了些东西,带上我最重要的笔记本计算机,来到小妹
    家。

    小妹对我的到来当然是满心欢喜。小妹家是正宗的二房一客厅的结构,我就
    住在了另外的一个房间。

    小妹负责一日三餐的饭菜,我负责收拾房间的卫生。住在妹妹家倒也清閑。

    一天晚上,我正躺在床上看书,小妹穿着一件睡衣进来,手中端着一玻璃杯
    的奶,对我说:「哥,妳把它喝了吧。」

    我问小妹:「是牛奶?」

    小妹脸一红摇摇了头说:「什幺牛奶,是人家的奶。」

    我一愣,问小妹:「是妳的奶?」

    小妹点了点头说:「当然是人家的奶。人家的奶太多了,宝宝又喝不了,每
    天晚上都胀得很痛,每天晚上睡觉前,我都要用吸奶器把它吸出来,以前都扔掉
    了,今天我忽然想到妳,扔掉多浪费,不如让妳喝了,人家书上都说,提倡母乳
    喂养,因为人奶是最有营养的。」

    我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那杯奶,对小妹说:「妳说,妳说让我喝妳的奶?」

    小妹不以为然地说:「那有什幺不行。」

    说着把那杯奶放在了桌子上,对我说:「放在这儿了,妳愿意喝或不愿意喝
    ,随妳。」说着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    我望着那杯奶发愣,小时候吃过母亲的母乳,但那时太小,没有什幺印象。
    我也觉得把这杯奶扔掉了有些可惜,人家都说当年大地主刘文采就是喝人奶长大
    的,但让我喝妹妹的奶水,我又觉得这件事挺荒唐。

    犹豫了一会儿,我还是把那杯奶端起来,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,一股奶香扑
    面而来。

    我用舌头舔了舔,虽然不象牛奶那样甜,但却有一股特殊的甜美味道。
    反正不喝也就扔掉了,再说喝了也就我知,小妹知,别人也不会笑话,乾脆就把
    它喝掉。于是张开嘴,大口地把整杯奶都喝掉了。

    躺在床上,想想也觉得可笑,做哥哥的竟然喝了比自己小五岁妹妹的奶。

    第二天,小妹也没问我是不是喝了那杯奶,衹是晚上的时候,又送来了一杯
    奶,我又把那杯仍带有小妹体温的奶。

    自从我喝了小妹的奶水之后,我就有种不可抑制的想看小妹乳房的冲动,但
    理智告诉我,那是妹妹,是不能这样的。

    但我就借小妹喂宝宝的时候,偷偷地盯着小妹的大乳看,小妹可能也看出了
    我的想法,自从我喝过她的奶水后,也就不再遮掩,每次喂奶时都把整个乳房露
    出来,有时就连另外一衹没有喂奶的乳房也露出来,用手捏弄着。仿佛在象我示
    威。我当然也不客气,看了个饱。

    一天晚上,小妹又把一杯奶送过来,却没有立即走。以前小妹送奶过来马上
    就走了,可这一次没有走。

    小妹用眼眼看着我,小妹今天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
    ,可能清楚地看见她没有带胸罩,下面的小内裤也隐约可见。

    我见小妹没走,我就没有立即喝掉那杯奶。小妹看我没喝,就对我说:「哥
    ,妳快喝啊,一会儿就凉了。」

    我些不好意思地说:「妳在这儿,我…我喝不下。」

    小妹哈哈大笑起来,说:「一人大男人还害羞。说着端起那杯奶,送到了嘴
    边,我衹好张开嘴,把它喝掉。」

    小妹是这幺近距离地站在我面前,透过睡衣,可以清楚地看见小妹粉红色的
    乳头用闻到小妹身上传来女人的体香。

    小妹看我喝完奶,对我说:「哥,好喝吗?」

    我说:「好喝不好喝,妳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。」

    小妹说:「哪有自己吃自己奶的。」

    说着突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说:「我去睡觉了。」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  我愣愣地坐在那儿,心裏想这小妮子是不是有意的勾引我。

    没过几天,晚上小妹突然来到我房间,模样有些着急,对我说:「哥,人家
    的吸奶器坏了。」

    我说:「明天买一个不就得了。」

    小妹说:「那人家今天晚上怎幺办?」

    我说:「忍耐一晚,明早我就去买。」

    小妹说:「不行的,夜裏涨得很难受的。」

    我说:「那怎幺办?」

    小妹脸一红,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,好半天才却生生用很低的声音说:「妳
    可不可以把人家的奶用嘴吸出来。」

    我一下就跳了起来,说:「妳说……妳说让我用嘴把奶吸出来。」

    小妹抬起头,目光坚定的看着我点了点头。我说:「天下哪有哥哥吸亲生妹
    妹奶的,不行。」

    小妹看到我的样子,有些着急,说:「吸吸有什幺关係,在说别人也不知道。」

    我说:「那也不行。」

    小妹急了,对我说:「有什幺不行,妳常常偷看人家的奶子,妳以为我不知
    道啊,平时人家的奶都让看够了,在说每天晚上都喝着人家的奶,现在人家有事
    让妳帮忙,又说不行了,等我回家告诉妈,就说妳偷看人家的奶子。」

    我说:「妳……妳敢。」

    小妹说:「有什幺不敢。明天我就打电话告诉妈。」

    随即小妹的口气又转变成软求:「好哥哥,妳帮人家一次吗?」

    说着拉开了衣服,露出了已经涨大的乳房,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,把粉红
    的乳头压在了我的嘴上,事到如今,我也衹好张开嘴把她的乳头含到嘴裏吸吮起
    来。

    小妹的乳头很软,微一吸吮,一股甘甜的乳汗就涌入了嘴裏。我坐在床边上
    ,小妹站在我面前,紧紧地抱着我的头。

    我感觉到小妹的整个乳房贴在我脸上,
    很柔软,很舒服。很快一侧的乳房的乳汁就被我吸完了,又转到了另外一侧。

    小妹的乳房很白,我很快又有了一种眩目的感觉。鼻中满是小妹的体香味。
    很快两个乳房被我吸得变软变小,当我吐出小妹的奶头时,我发现小妹的脸和我
    一样,红红的。

    小妹在我脸上又亲了一下,高兴地说:「谢谢哥。飞快地跑回自己的房间去
    了。」

    说话心裏话,我还是很喜欢含住小妹的乳房。

    第二天,小妹并没有让我去买什幺吸奶器。晚上快要睡觉时,小妹又来到我
    的房间,来做昨天的功课。今天我们两个人都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,当我把小妹
    的乳头含入嘴裏,小妹啊的轻轻呻吟了一下。

    从此,每天晚上我又多了一项工作,那就是替小妹吸出多余的奶水。几次以
    后,我和小妹都没有了开始时的紧张。随之而来的是兴奋和羞涩。我不但吸着小
    可的乳头,有时还用牙轻轻咬着她的乳头。

    一天晚上,我们又象往常一样开始了。今天的小妹穿着一件小小的T恤,下
    面穿着一件短裙。我仍然坐在床边上,小妹站在我面前。我把小妹的T恤拉上去
    ,露出了可爱的乳房,小妹的乳房用于那种梨型的,圆鼓鼓的,乳晕不大,小小
    的乳头呈粉红色,象一粒熟透的葡萄,等人去采摘。

    我把小妹的T恤完全拉了上去,让两衹大乳完全暴露出来。我用嘴含住了右
    侧有乳房,我的右手向上攀上她的另外一衹大乳。

    小妹没有拒绝,我的手就在她
    的乳房上揉捏起来,我的左手也没閑着,在小妹的背部和腰部轻轻抚摸,并顺着
    她的腰向下摸到她的臀部,在她圆翘翘的屁股上揉来捏去,虽然隔着短裙,但仍
    然能感觉到小臀部的柔软和丰腴。

    小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,小脸通红。嘴裏轻轻发出啊啊的低吟。当我把她
    两个乳房裏的奶吸光时,小妹已有些站立不稳。

    我站起来,小妹靠在我怀裏,她的小手一衹揽住我的背部,另一衹向下,隔
    着裤子已抓住了我发硬的肉棒,轻轻地揉搓着。我的心裏一下子情慾战胜了理智。

    我的手从小妹的短裙的下摆中伸进去,向上已摸到了小妹圆润的屁股,虽然
    隔着一条小小的内裤,但大部分臀肉都被我抓在手裏。

    我们互相爱抚了好长时间,直到我们二人分开。小妹的脸上仍然红红的,带
    着几分羞涩。

    小妹整理了一下衣服,看到我的肉棒把裤子前面支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,用
    手指了指我那裏说:「哥,妳看妳那裏,用不用我帮妳一下?」

    我说:「怎幺帮?」

    小妹说:「当然用手了,帮妳打一下飞机。」

    我笑了笑说:「打飞机我自己就可以了。」

    我正正脸色说:「我们是兄妹,就衹能到此,今天做的已经超出了兄妹的範
    围。不能在超过这个界线了。」

    小妹伸了伸舌头,对我做了个鬼脸。说:「那妳那裏怎幺解决?」

    我说:「这个就不用妳管了,我明天去找阿梅。」

    小妹不高兴地说:「哥,妳还和阿梅那个小骚货来往啊?」

    我说:「不许妳那样说妳嫂子。」

    小妹扁扁嘴说:「那个小骚货早就不是我嫂子了,从她第一天进咱们家的门
    ,我就看她不顺眼。」

    我说:「去,去,快去睡觉。」

    第二天,我和阿梅约好来到我家,当然少不了一翻大战。晚上我回到小妹家
    ,吃过晚饭,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。由于几天裏积蓄在体内的精力白天都
    发泄在了阿梅身上,所以身体特别的爽。

    我正看着,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了我的背上,不用说,就光从贴在背上的一
    对大乳房,我就知道是小妹。我没有动,小妹也没动,我任由小妹就这幺贴着。
    但小妹的小手却没有閑着,一衹小手在我的胸口抚摸着,另一衹小手在我的两腿
    之间寻找着。找到了我的小弟弟后就是一阵揉搓。我的小弟弟很快就站立起来。

    我用手按住了小妹的小手,说:「小妹,别揉了。」

    小妹不高兴地说:「是不是白天在那个骚货的小骚逼裏吃饱了,白天可以乾
    人家的小骚逼,我现在摸摸却不行了。」

    我转过身,抱住了小妹,说:「小妹,不一样的,我们是兄妹。」

    小妹嘟着嘴说:「兄妹怎幺了,人家喜欢妳吗!」

    我说:「兄妹之间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的,如果做了那就是乱伦。」

    小妹嘟着嘴说:「人家这幺大了,这种事还不知道啊。还用妳来说。」说着
    猛地扑过来,抱住了我脖子,把小嘴印在我的嘴唇上,小舌象一条小蛇一样度了
    过来,和我和舌头绕在一起。

    我的嘴裏突然伸进来一条香香的小舌,我也有些懵然,舌头不听话向那条小
    舌缠去,彼此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嘴唇,妹妹的小舌在我嘴裏任意的游蕩。

    吻了一会儿,妹妹推开了我,对我说:「这不算乱伦吧。」

    我用手指在妹妹的鼻尖上颳了一下,说:「小鬼头。」

    晚上,我坐在客厅时看电视,小妹从她的房间裏走出来,我一看:哇,好惹
    火,妹妹她衹穿了一条白色的小内裤,上面衹带了一条胸罩。

    小妹看到我直盯着她看,对我笑笑说:「哥,我好看吗?」

    说着还在我面前转了一个圈,我咽了一下口水,说:「小妹妹子,妳是不是
    想勾引妳哥哥?穿的这幺少,也不怕我抑制不住,扑上去强姦妳?」

    小妹脸一红,说:「美的妳啦,人家的房间太热了,我是来让妳吃奶的。」
    说着解开了胸罩一具雪的身体出现在我面前,真是肥瘦相宜,凹凸有致。

    小妹走到我面前,大方把她的乳头放进我嘴裏。在吸吮小妹乳房的过程中,
    我的手当然不会老老实实,在小妹的臀部胸部小腹上不停地游走。摸得小妹气喘
    嘘嘘。自从和妹妹的关係变得亲密以来,每次吃奶的时候,我的手都不会閑着,
    现在除了小妹的阴部没有摸到外,小妹全身都被我摸变了。

    喝过小妹的奶,小妹坐在我腿上,身体靠在我怀裏,一衹手搂住我的脖子,
    又和我吻了一次。

    看到小妹被我吸得脸色绯红,呼吸也有些急促,我问小妹:「我和宝宝吸她
    的奶时有什幺不同?」

    小妹脸上带着红韵说:「宝宝吸吮人家的奶时,就是吃奶,人家没什幺感觉
    ,妳吃人家的奶时,我总是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。」

    我问小妹:「妳和妳老公是不是很长时间没在一起了?」

    小妹有些妞妮但还是回答道:「自从我怀孕6个月起我们就不在一起过性生
    活了,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。」

    我用手指捏着小妹的乳尖问:「小妹,妳家有没有三级片或A片一类的影片?」

    小妹说:「怎幺,想看啊?」

    我说:「閑着没事,消磨一下时光。」

    小妹似笑非笑看着我说:「我家有是有,但我得找一找。」

    说着趴在电视下面的柜子前找起来。小妹趴到那儿,或者说是半跪在那儿,
    肥翘的屁股正好对着我,小妹穿的小内裤很小,在裆部的地方仅仅能把阴唇盖住
    ,但两腿之间阴部圆鼓鼓地呈现在我面前,我的头脑一热。下面已经脖起。

    小妹可能已发现我在看她,故意把雪白的屁股翘得更高,并对着我摇了摇。
    才慢慢地从柜子裏面拿出一摞小影碟。

    我独自一人欣赏着A片,看得我身体火热。看完A片,已是半夜。我来到卫
    生间冲了一个澡,冷却一下飞跃的思绪。

    我正洗着,小妹起来上厕所。小妹家的卫生间是厕所和淋浴一体的。

    小妹在外面叫到:「哥,妳什幺时候能洗完?」

    我说:「再有十分钟吧。」

    一会儿小妹在外面又叫到:「哥,妳快点儿,人家憋不住了。妳打开门,让
    我尿完妳在洗。」

    没办法,我衹好打开门,小妹急匆匆进来,不在理会我在,一屁股坐在坐便
    上,衹听一阵哗哗的水流声。我仔细一看才发现,原来小妹什幺也没穿。两腿中
    间是一团乌黑的阴毛。小妹尿完后,坐在那没有动,目光直盯着我的肉棒,由于
    刚才看A片,我的肉棒已变得又粗又大。

    由于卫生间内的空间较小,我的身体几乎和小妹的贴在一起,小妹一伸手抓
    住了我的粗大的肉棒,说:「哥,妳的鸡巴好大啊」,说着用她的小手抚摸着,
    摸了两下,突然一低头,竟然把我的肉棒含入了嘴裏。

    我衹觉得一种快感从肉棒涌向全身,心裏明知道这种事情不可以,但又不想
    拒绝。小妹的口技很好,小舌在我的龟头上来回舔着,并不时地把我的肉棒吞入
    吐出。

    舔了一会儿,小妹站起身来,抱住了我,在我耳边说道:「哥,人家想和妳
    一起洗。」说着又吻上了我的嘴,并用小手牵引着我的大手来到她的两腿中间,
    直到我的手指触碰到她的阴唇。

    此时,我也顾不上许多,我的手指在她的阴唇上抚摸着,小妹的阴唇不大,
    很软,上面早已粘满了粘粘的液体。阴唇前部的那粒小小的阴蒂早已变硬,站立。
    我一碰,小妹的身体就一颤,当我的手指向后插入到小妹的湿热的阴道中时,小
    可已软在我身上。

    我把手抽出来,我俩紧紧地抱在一起,我的肉棒顶在她的两腿间,可能由于
    她的淫水太多的身缘故,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缝间滑动了两下,突然插进了她的肉
    洞中。我的理智告诉我抽出我的肉棒,但小妹紧紧地抱着我,不让我动,并晃动
    了两下身体,让肉棒插入得更深。

    我们俩个就这样紧紧地抱在一起,我的肉棒在她的小肉洞裏小幅地抽动着,
    我感觉到小妹的肉洞裏的水很多,肉洞也很紧,小妹很兴奋,两个乳房在我的胸
    口使劲地蹭着,小屁股了也一扭一扭的。

    可能由于是兄妹乱伦的缘故,很快我们两个人就都达到了高潮,我的肉棒一
    跳一跳地在小妹的肉洞裏射出了精液。

    我和小妹又互相拥抱了很长时间,才各自回房休息。

    第二天早上,我起的很晚,我在迷迷糊糊之中忽然感觉有一衹温暖的小舌在
    我脸上舔来舔去。我睁眼一看,是小妹。小妹对我微笑着。今天的小妹打扮得格
    外亮丽,上身穿着一件小格子的衬衫,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。

    小妹看到我醒来,对我说:「懒虫,起来吃饭了。」

    我看到小妹,心裏有种尴尬的感觉,我发现小妹和我一样,脸上带着几分羞
    涩,不敢直视我的目光。

    傍晚,吃过晚饭,小妹把孩子哄睡已后,来到客厅,看到我坐在那看电视。
    小妹坐在我旁边,身体慢慢靠过来,我伸手搂过了小妹。二个人的嘴又粘在一起。
    情慾这东西真是一发而不可收。

    小妹象蛇一样在我怀裏扭动着。我抱着小妹年轻的身体,手在她那富有弹性
    的大腿和屁股上抚摸。很快就把小妹的衣服脱掉了。

    昨天虽然操了妹妹,但还没
    仔细地看过她的身体,小妹的屁股很丰满,比没有生孩子时大了一些,但没有一
    丝赘肉,雪白的屁股形成一个优美的向上翘起的弧线。

    略有些鼓起的小腹下面是一撮浓黑的阴毛,我抱起小妹把她平放在我的床上
    ,大大的她的双腿,女人那美丽的另人暇思的神秘花园就呈现在我眼前。虽然是
    亲生妹妹,但她的阴部比起其他女人毫不逊色。也丝毫不使我感到羞愧,反而充
    满了乱伦的快感。